他身后,是賀蘭山東麓的葡萄園
——記葡萄專家李玉鼎
發布人:張志銀來源:光明日報瀏覽次數:發布時間:2020-08-10
視力保護色:

本報記者 王建宏、張文攀

戴一頂草帽,拎個手提袋,裝著杯白開水……7月21日早上8點半,81歲的李玉鼎準時來到賀蘭山東麓一座一望無際的釀酒葡萄種植園。

一進園子,他就忙著檢查剪過枝的葡萄樹。“這一排剪得有點粗,你看,像這樣的枝子都得剪掉。”李玉鼎話音剛落,呼啦啦圍過來不少田間勞作的農民,認真看李玉鼎示范剪枝。隨后,李玉鼎將剪掉的枝葉歸攏成堆,駕輕就熟、毫不吃力。

李玉鼎,曾任寧夏農學院院長,是寧夏首位葡萄產業首席專家,國務院特殊津貼獲得者。退而不休的21年里,每年從葡萄展藤到采摘完畢,他每周至少要往葡萄地里跑3天。50多年來,李玉鼎參與并見證了寧夏葡萄酒產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全過程。

一頭扎進六盤山

1965年,李玉鼎從北京農業大學畢業。家在北京的他,懷揣一腔報國熱情,“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是當時至高無上的價值追求。

畢業分配下來了,李玉鼎如愿到了偏遠的寧夏,一頭扎進六盤山區,在有“苦瘠甲天下”之稱的西海固一待就是17年。

“山區的農民知識匱乏、不懂技術,種了十幾年的蘋果樹不結果子。他們太需要農業技術指導了。”李玉鼎說。扎根基層17年,讓一個城市青年認識了貧困,并決心改變貧困。

在海原縣的那些年,李玉鼎一邊開展果樹苗木的引進栽培,一邊結合生產搞研究,對周邊的野生果樹資源和天敵開展調查,填補了這一領域的空白。晚上,他在煤油燈下學外語、翻譯國外的技術資料。勤奮好學加上豐富的實踐經驗,為他后來調入寧夏農學院任教并成長為院長奠定了基礎。

不管是基層的農技員,還是農學院的老師,再到正廳級的院長,李玉鼎都把自己定位為一個“農人”。和農民打了一輩子交道,他深知群眾對農業技術的需求和渴望。

“李老師,我家果樹長勢很好,就是不結果子,這可咋辦?”“這兩天葡萄葉子有點發白,想請您來看看到底咋回事……”李玉鼎的手機幾乎每天都能收到這樣的短信,只要下鄉給農民講課,他都把手機號碼留給果農。后來有了微信,他手機更是叮咚響個不停。李玉鼎說:“我從來沒有設置過免打擾,不管什么陌生號碼,我都接。”

“我這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學會開車。”李玉鼎說,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有些問題必須現場看了才敢給出建議。如果我能開車,就可以幫更多農民解決技術難題。

賀蘭山下產業興

李玉鼎發表過60多篇研究論文,獲得過十多項重要獎項。但他最看重的論文,寫在山川大地間。

賀蘭嵯峨,碧空澄澈。山腳下的和譽新秦中酒莊葡萄園內,負責葡萄園種植管護的譚斌一見李玉鼎走來,連忙停下手中的活兒。

“李院長,您趕緊看看,這葉子是不是要起病害了?”“今年雨水比較集中,田間濕度大,得預防霜霉病。”交流間,兩人約定隔天一起去采購有機農藥。

譚斌是銀川市興慶區通貴鄉司家橋村村民,承包管理葡萄園子6年了。最初,他連葡萄上架、抹芽都不會,全靠李玉鼎手把手教。

走在葡萄園間,干活兒的農民跟李玉鼎熟絡地打招呼。

“我們就住在附近的閩寧鎮,都是從西海固地區搬遷來的。每天早上5點多一起坐中巴車來上班,下午一點多干完回家。平均下來一個人一天能掙100元左右,現金當天結算,比在老家種地好多了。”來自銀川市永寧縣閩寧鎮木蘭村的移民群眾馬占貴說,剛出來打工的時候,村民們一點經驗也沒有,李玉鼎教他們修剪、整形,現在個個都成了好“把式”。

如今的賀蘭山下,釀酒葡萄產業為周邊農戶及生態移民提供就業崗位12萬個,工資性收入約9億元,當地農民收入的1/3來自葡萄產業。

退休后,李玉鼎擔任寧夏葡萄產業協會副會長兼專家組組長。十多年來,他帶領課題組奮力攻關,研發出葡萄越冬防寒防霜保護倉,于今年5月通過現場驗收。專家認為,該項研究開創了中國北方葡萄越冬防寒、防霜和節水灌溉的新途徑,實現了釀酒葡萄種植與生態保護雙贏。

與果農建立深厚情誼

7月21日下午,忙完葡萄園的活兒,李玉鼎搭乘我們的采訪車返回銀川市區。途經銀川市西夏區八一車場公交站時,他特意囑咐在那兒停一下,他要到站臺上看看102公交車的途經站點。

“我看這趟車是不是經過寧夏醫科大學總醫院,葡萄園務工的一個農民患了胃病,拖了好久了,我得幫她找個醫生看看。”李玉鼎說的是銀川市西夏區昊苑村村民田拴秀。田拴秀常年在葡萄園打工,這段時間,她好幾次請假沒來上班。李玉鼎經打聽得知田拴秀生了病,在幾個地方看了都沒啥效果,李玉鼎熱心地聯系老朋友、原寧夏醫學院院長孔繁元,請他幫忙推薦個醫生為這個農民看病。

田拴秀夫婦從賀蘭山腳下的村莊乘坐公交車到醫院得兩個小時。次日清晨,李玉鼎早早起床,從市區乘坐最早的一班公交車到醫院,先幫田拴秀掛上了號。看完病的田拴秀感動得滿眼淚花:“多虧李院長幫我聯系醫生,又帶我看病、抓藥,他對我們農民真是好,我們一家子都感激他。”

“銀川市永寧縣李俊鎮金塔三隊有個農民叫張振邦,當年我和他共同培育出了一穗7.6公斤的葡萄,品種是里扎馬特,創了紀錄,對寧夏葡萄新品種的推廣起到了推動作用。從固原移民到農墾玉泉營農場二隊的葉紅強,是我一個學生的哥哥,日子過得很艱難。我就想通過手中的技術,幫他把日子過得好一點。我教他種葡萄,種好了又遇上賣難,就幫他聯系地方賣,賣不完就教他釀酒。現在好了,他每年的收入都穩定在10萬元以上。”李玉鼎說。

近年來,寧夏葡萄酒產業的發展格局和葡萄種植模式發生了很大變化。在銀川市西夏區鎮北堡鎮新華村,過去都是一家一戶一個葡萄園,農戶種好葡萄再賣給企業釀酒。如今,企業規模化標準化建園成為釀酒葡萄種植的主要形式。但李玉鼎發現,村民們邀請他去講課的熱情更高了。村民都說:“雖然現在自己不種葡萄了,但到葡萄園打工的技術要求更高了,懂技術的工人每天能掙150元,沒有技術才掙80元,差距大得很。”

新中國成立前,李玉鼎的爺爺就帶著一家人從山東搬到了北京。他的很多親人都在北京生活,兒子也在北京工作。但即使退休之后,他也沒舍得離開賀蘭山東麓的葡萄園。已是耄耋之年的李玉鼎耳聰目明、步履輕快,依然用知識豐富著人生的厚度、以行動踐行著青年時代的初心和志向。

踏進泥土地,一生為農人。2019年,李玉鼎被評為寧夏最美老干部。他說:“我一直把自己當成農民,一個有點知識懂點技術的農民,一輩子就想為農民做點事。只要身體允許,我就一直做下去。”

 

相關文章
手机版西游争霸老虎机 什么是期货配资 陕西11选五5 广西快三福彩中心 陕西体彩11选5开奖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和值 广东十一选五任三推荐 一分pk10全天计划 香港鸿运两肖四码论坛 江苏七位数查询历史号 那个时时彩平台送彩金 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青海 股票在线配资 云南11选5智能选号一真准网 j江西时时彩走势图 彩票开奖黑龙江6十1 下午买股票短线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