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色減貧道路論綱
發布人:張志銀來源:《求索》雜志瀏覽次數:發布時間:2020-07-29
視力保護色:

 摘要 

經新中國成立70多年的實踐探索,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減貧成就,成功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站在“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歷史交匯點,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中國減貧即將進入新的歷史階段之際,全面梳理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進程成就,系統總結這條道路的形成發展與時代特征,深入凝練這條道路的全球價值,分析展望這條道路的前進方向與發展趨勢,具有重大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關鍵詞:中國特色減貧道路 歷程成就 時代價值 發展趨勢 

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歷史進程與輝煌成就

中國特色減貧道路是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立足國情,適應貧困演變規律,在不同的歷史時期實施不同戰略政策,在不斷實踐探索中逐步形成發展的。

(一)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實踐探索

新中國成立以來,讓人民吃飽穿暖始終是中國共產黨執政的主要目標,由此成為中國政府工作的重大任務。在不同歷史時期,國家制定和實施不同減貧戰略及政策體系,不斷推進減貧道路的發展、取得新成就。

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1949-1977年),中國減貧實施了計劃經濟體制下的廣義扶貧戰略。這一時期,中國共產黨扶貧工作的目的是為解決農村貧困問題提供物質保障和奠定制度基礎。為此,從宏觀上開展社會主義改造,建立社會主義制度,推動國民經濟迅速發展。這一時期的減貧措施主要表現為:一方面通過土地改革、農田水利基礎設施建設、推廣農業科學技術等來提升農業生產綜合效率。另一方面初步構建了農村社會救助體系,如對“五保戶”、特困戶實行實物救濟。這一系列減貧政策的實施,大幅增加了糧食產量,逐漸解決了溫飽問題,為緩解貧困創造了基礎性條件,但農村貧困問題仍然突出。按當年價現行農村貧困標準衡量,1978年末中國農村貧困發生率高達97.5%。以鄉村戶籍人口作為總體推算,農村貧困人口規模7.7億人。救濟式扶貧盡管為廣大貧困人口的臨界生存提供了最基本的保障。但“輸血式”扶貧難以提高貧困人口的發展能力,普遍性絕對貧困沒有得到有效緩解。

改革開放以來到黨的十八大(1978-2012年)這一時期,中國在各個歷史階段制定不同減貧戰略,保持與國家整體發展同步,不斷推進減貧事業的發展。這一時期的減貧工作,根據經濟社會發展及其貧困特征的演變,中國的減貧戰略政策體現出階段性特征,大致可以劃分為1978-1985年、1986-1993年、1994-2000年和2001-2012年四個階段。

從1978-1985年,實施通過農村經濟體制改革推動減貧的戰略。這一戰略實施的宏觀背景是中國開始實施改革開放。這一階段的扶貧戰略政策,主要是兩個方面:一方面,通過制定實施一系列的農村土地、市場、就業、金融等制度,激發廣大農民的積極性,提高生產效率,帶動減貧。另一方面,開啟國家專項扶貧的試點探索,一是實施“三西”(甘肅定西、河西,寧夏西海固)專項扶貧計劃(1982年),二是實施以工代賑(1984年)、改善農村教育社會政策,開始開發式扶貧實踐。三是以《關于幫助貧困地區盡快改變面貌的通知》(1984年)頒布為標志,專項扶貧工作全面開啟。這一階段緩貧效果明顯。

從1986-1993年,實施區域開發式減貧戰略。這一階段貧困的主要特征:一是貧困人口區域集中,二是區域性貧困與群體性貧困并重,三是貧困問題的綜合性突出。與此相適應,國家瞄準重點區域實施扶貧戰略,這一戰略的要點是:成立專門化的貧困地區經濟開發領導小組,把扶貧開發納入國家發展總體計劃(1986年),推動扶貧工作走向制度化、規范化、專業化。同時,構建實施“區域發展帶動減貧”和“開發式扶貧”戰略政策體系。相比上一階段,緩貧效果有所下降。

從1994-2000年,實施綜合性扶貧攻堅減貧戰略。這一減貧戰略的重點和主要政策,主要體現在國務院1994年4月印發的《國家八七扶貧攻堅計劃(1994-2000年)》。該計劃力爭用七年時間基本解決八千萬農村貧困人口的溫飽問題。主要減貧政策包括:(1)增加扶貧投入,明確“四個到省”扶貧工作責任制。(2)開展東西部扶貧協作,實施到村到戶多元化扶貧措施,建立綜合性減貧政策體系。(3)促進中西部地區經濟發展帶動貧困村、貧困戶脫貧。到2000年,這一扶貧攻堅計劃目標基本完成,基本解決當時全國農村貧困人口的溫飽問題。

從2001-2012年,瞄準貧困村實施整村推進的參與式減貧戰略。這一階段減貧戰略集中體現在兩個十年扶貧開發綱要的政策制定和實施安排上。第一個十年扶貧綱要(即《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01-2010年)》)的戰略要點包括:確定592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在全國確定15萬個重點貧困村,扶貧工作重點下移到村,實施“一體兩翼”減貧戰略(也就是以整村推進為“一體”,以產業發展、勞動力轉移為“兩翼”),這一階段貧困人口繼續減少。第二個十年扶貧綱要(即《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2011-2020年)》),其戰略政策要點是:將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共832個縣作為扶貧主戰場,開發式扶貧方針和扶貧到村到戶方式是這一階段減貧的主要策略。從2001至2012年,解決貧困群體溫飽問題取得新進展,而且區域、城鄉差距擴大趨勢有所遏制。

黨的十八大以來,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略。這一階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減貧發展進入脫貧攻堅新階段。主要的戰略及政策具有鮮明時代特征:一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抓。黨中央把扶貧開發擺在治國理政的突出位置。二是以習近平總書記的“精準扶貧”方略為指導,黨中央作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定。三是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確保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做到脫真貧、真脫貧。四是更加注重發揮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政治優勢和社會主義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注重廣泛動員全社會力量,注重改革創新,注重激發內生脫貧動力,注重開發式扶貧和保障式扶貧結合。至2020年初,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成就,創造了中國減貧史上的最好成績,為決戰脫貧攻堅、決勝全面小康奠定了基礎。

(二)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輝煌成就

新中國成立以來至改革開放前,中國為解決貧困問題奠定了制度基礎,社會主義建設為以救濟性為主的減貧戰略政策提供支撐,絕對貧困問題得到普遍性緩解。1994年以來,國家實施了有計劃有組織的扶貧開發,農村貧困程度明顯改善。統計數據表明,以現行農村貧困標準衡量,2012年末我國農村貧困人口9899萬人,比1985年末減少5.6億多人,下降了85.0%;農村貧困發生率下降到10.2%,比1985年末下降了68.1個百分點。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減貧進入精準扶貧新階段。黨中央明確了脫貧攻堅的具體目標,確定了“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基本方略,構建了脫貧攻堅的體制機制,出臺了一系列超常規政策舉措。在“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略的指引下,近8年的脫貧攻堅取得了舉世矚目的輝煌成就。

一是脫貧攻堅直接減貧成效顯著,貧困人口大幅度減少。數據顯示,中國農村貧困人口從2012年年底的9899萬人減到2019年年底的551萬人,年均減貧1335萬人。農村貧困發生率由2012年末的10.2%下降至2019年末的0.6%。未摘帽縣減少到2020年的52個,區域性整體貧困基本得到解決。

二是提升了鄉村治理能力和營造了全社會合力攻堅的良好氛圍。通過在基層組織抓黨建,有力有序地推動了貧困識別、精準幫扶、貧困考核退出等工作,夯實了黨在農村的執政基礎。東部地區與西部地區之間的“結對子”,既推動了西部地區的脫貧攻堅,也實現了區域之間的協同發展。同時機關干部在精準幫扶中進一步了解了農村和貧困地區,構建了轉變干部作風、提升干事本領的新平臺。貧困人口也在精準扶貧、精準脫貧過程中,激發了內生動力,培育了自我發展能力,為穩定脫貧奠定了基礎。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三位一體”的大扶貧格局營造了向上向善的社會氛圍。

三是促進了國家貧困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發展。集中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是構建了中國特色脫貧攻堅制度體系。如“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 縣) 落實”的合力脫貧攻堅責任體系;針對多維致貧因素所創建的“組合拳”政策體系;與打贏脫貧攻堅戰要求相適應的扶貧投入體系;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動員體系;確保中央決策部署落地落實的督查體系;要求確保真脫貧、脫真貧的考核體系等。一方面是創新完善了精準扶貧工作機制。實施精準識別,開展建檔立卡,建立動態調整機制,確保貧困識別的準確率,解決好“扶持誰”的問題。累計從國有企事業單位和縣級以上黨政機關選派300多萬名干部開展駐村幫扶,打通了精準扶貧“最后一公里”,解決好“誰來扶”的問題。堅持因人因地制宜,實行分類施策,扶到點上、扶到根上,解決好“怎么扶”的問題。國家確定貧困退出標準和程序,各地科學制定脫貧計劃和滾動規劃,開展第三方評估和貧困縣摘帽核查,保持政策穩定提升脫貧穩定性和可持續性,解決好“如何退”的問題。

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形成發展與時代特征

新中國成立后的三十年(1949-1978年),中國減貧戰略和政策的主要目標是改變普遍貧困的面貌,主要手段是進行土地改革,組織動員發展生產,建立低水平、普惠性的社會保障體系。改革開放至黨的十八大召開這一時期,減貧戰略是通過經濟快速增長帶動減貧,實施專項扶貧計劃減貧。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黨全國全社會總動員,全面實施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略,中國特色減貧道路在探索中豐富發展,并呈現出鮮明的時代特征。

(一)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形成發展

改革開放至黨的十八大召開這一歷史時期,中國特色減貧道路基本形成。主要包含以下基本經驗:一是堅持黨對減貧工作的領導,確保扶貧減貧事業的統一性高效性。二是堅持改革開放。以改革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提高生產率,激發廣大農民的勞動積極性和社會各方面參與扶貧減貧的積極性,從而為大規模減貧戰略實施夯實基礎。三是堅持經濟快速增長與貧困人口明顯減少同步。在大力發展經濟的同時,出臺實施多樣化扶貧政策。一方面經濟發展為貧困人口提供了大量的就業機會,另一方面,社會財富的增加、國家財力的增強,為國家實施專項減貧計劃提供了必要的物質條件。同時,國家通過在農村土地、農業生產支持、農村綜合發展、農村社會發展等方面的政策創新,為實現大規模減貧戰略實施奠定了堅實的政策基礎。四是堅持與時俱進完善減貧戰略。國家在不同的發展階段確定相應的減貧目標及任務,不斷豐富發展反貧困戰略內容,把區域發展與扶貧開發有機結合,逐步建立并不斷完善農村社會保障體系,形成區域發展與扶貧開發的良性互動,為大規模減貧戰略實施提供了制度保障。五是堅持創新完善開發式扶貧方式方法。堅持開發式扶貧方針,把減貧與促進區域發展、增加經濟收入、保護生態環境、解決社會問題、促進社會和諧、開展國際交流合作結合起來。六是堅持把提升貧困人口的自我發展能力作為工作核心。把政府力量與社會參與相結合,把扶貧開發與基層組織建設相結合,把政策支持和市場機制相結合,確保貧困人口的可持續生計。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減貧工作以攻堅戰方式展開。這一時期,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方略深入推進,中國特色減貧道路不斷豐富發展。一是從黨的根本宗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要求和社會主義本質要求的戰略高度,提升了脫貧攻堅的戰略地位。這就進一步凸顯新時代減貧工作的極端重要性和緊迫性,為脫貧攻堅的頂層設計和體制機制創新、切實增強全黨全社會打贏脫貧攻堅戰的責任感、使命感、緊迫感奠定了思想基礎。二是新時代脫貧攻堅所積累的寶貴經驗,為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發展提供了遵循。這些經驗集中體現為:堅持黨的領導、強化組織保證,堅持精準方略、提高脫貧實效,堅持加大投入、強化資金支持,堅持社會動員、凝聚各方力量,堅持從嚴要求、促進真抓實干,堅持群眾主體、激發內生動力。這“六個堅持”是經過大規模精準扶貧實踐檢驗的成功做法,無疑豐富了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內涵。三是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共建一個沒有貧困、共同發展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論述,指明了全球減貧合作的方向,是消除貧困、實現共同富裕的“良方”,第一次全面呈現了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價值追求。

從歷史維度看,中國特色減貧道路是在長期實踐中探索形成的,依然還會在實踐中不斷豐富發展。從現階段看,新時代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豐富內涵,主要集中體現在以下八個方面:堅持黨的領導,堅持共建共治共享的減貧理念,堅持精準扶貧,堅持構建大扶貧格局,堅持激發脫貧內生動力,堅持用好管好扶貧資金,堅持嚴格考核評估制度,堅持開展國際減貧合作。新時代脫貧攻堅形成的理論創新和實踐創新成果,成為深化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研究的起點和基礎。

(二)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時代特征

實踐證明,新時代脫貧攻堅是中國鄉村發展的深刻革命,是中國共產黨執政宗旨的有力體現,是中國共產黨全面從嚴治黨的有益探索,是中國國家治理體系完善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有力推動。經過近8年的精準扶貧、5年的脫貧攻堅戰實踐,新時代脫貧攻堅已經呈現出了鮮明的時代特征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1. 新時代脫貧攻堅促進了“五位一體”總體布局的統籌推進。從經濟上看,高強度、集中性投入,加快貧困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進程,促進貧困地區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拉動內需,改善了發展基礎和環境,提升了人力資本,拓展了貧困地區的經濟發展空間。從社會治理層面看,大規模派駐駐村工作隊、選派第一書記,大量基層干部集中開展精準扶貧,密切了干群關系,促進了鄉村治理能力的提高,激發了貧困地區的內生動力,為社會治理體系優化奠定了基礎。從生態保護維度看,因地制宜發展特色產業,大規模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實施生態保護脫貧、電商扶貧、旅游扶貧等一系列生態環境友好型措施,促進了生態文明的建設。從文化建設維度看,精準扶貧將傳統文化的傳承、發揚和貧困地區、貧困人群內生動力的激發結合起來,探索形成了許多扶貧扶志扶智模式,補齊了貧困地區文化發展的短板。

2. 新時代脫貧攻堅在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中具有基礎性作用。脫貧攻堅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標志性指標和底線任務,是必須補齊的最突出短板。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內容就是建立穩定脫貧的長效機制。在脫貧攻堅戰中推進全面依法治國,促進貧困治理法制化、規范化,這是國家貧困治理現代化的基礎。在脫貧攻堅中,始終把全面從嚴治黨貫穿脫貧攻堅的全過程,開展扶貧領域的腐敗和作風專項治理,五級書記抓脫貧攻堅,層層落實責任制,建立多元化立體式的考核評估體系,開展第三方評估,確保真脫貧、脫真貧,成為全面從嚴治黨的生動實踐,體現了中國共產黨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也體現了中國共產黨治黨管黨措施的作用及其實踐路徑。

3. 新時代脫貧攻堅是“四個自信”的有力彰顯。中國扶貧開發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有力說明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正確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的科學性、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引領性。中國特色減貧道路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社會生產力、綜合國力之所以不斷實現歷史性跨越,人民生活之所以實現了從貧困到溫飽再到總體小康的歷史性跨越,譜寫了人類歷史上貧困治理的輝煌篇章,正是由于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結果。換言之,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巨大成就,印證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是中國人民在新的偉大實踐中所作出的正確選擇。中國減貧的巨大成就,正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的彰顯,充分證明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和生命力。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蘊含著豐富的民本思想、社會大同思想、富民思想以及扶貧濟困思想等,為中國特色減貧道路提供了重要的思想基礎和精神支撐。

4. 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為全球貧困治理提供了可借鑒的智慧和方案。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的重要論述及實踐中形成的各種經驗和模式,經過新時代脫貧攻堅戰的檢驗,具有科學性和指導性, 可以為2030年全球可持續發展議程中的減貧目標的實現提供借鑒和參考,也必將在全球減貧事業中發揮指導作用。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意味著我國要比聯合國確定的在全球消除絕對貧困現象的時間提前十年,這是一項對中華民族、對整個人類都具有重大意義的偉業。中國特色減貧道路將為全球各國反貧困斗爭貢獻中國智慧、中國方案。

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全球價值與世界意義

貧困問題一直困擾人類發展,是發展中國家必須面臨的重大挑戰。中國減貧成就越來越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越來越得到世界的廣泛認同。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意義,實際上已超出了具有地域性的特殊性,呈現出了在全球貧困治理中的普遍規律性,為別的國家和民族選擇適合自己的減貧發展道路提供了參考,因而具有了世界意義。

1. 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輝煌成就為全球減貧樹立了樣板。按照每人每天1.9元的國際貧困標準,1981-2015年中國貧困發生率累計下降了87.6個百分點,較同期全球貧困發生率下降快55.4個百分點,加速了全球減貧事業發展的進程,堅定了全世界消除貧困的信心。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2017減貧與發展高層論壇”召開時,發賀信稱贊中國的減貧方略:“精準減貧方略是幫助最貧困人口、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宏偉目標的唯一途徑。中國已實現數億人脫貧,中國的經驗可以為其他發展中國家提供有益借鑒”。

2. 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為發展中國家在減貧中更充分發揮政府主導作用提供了典范。中國政府在減貧工作中發揮主導作用集中體現在:一是發揮財政扶貧投入的主導作用,一方面不斷加大政府投入,另一方面引導金融保險、社會資本等多種資源進入貧困地區、進入減貧領域。二是實行“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地)縣抓落實”管理體制,促進多層級政府間的有效協作,聚集扶貧力量。三是制定貧困識別、貧困干預、貧困退出以及脫貧成效評估等標準與流程,主導扶貧脫貧全過程。四是健全完善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等多方力量有機結合和互為支撐的“三位一體”大扶貧格局,為貧困地區發展貧困人口脫貧凝聚更大動力。顯然,這些經過成功實踐檢驗的做法,具有普遍性,可供相關國家政府推進減貧事業借鑒。

3. 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為世界解決貧困治理難題提供了中國方案。從實現脫貧的有效性看,中國特色減貧道路中的減貧路徑具有兩個方面的特征:一是綜合性。發生貧困的原因往往是多維的,導致貧困的因素也是多樣化的,這就決定了貧困問題的產生具有復雜性。可見,采取單一減貧措施難以解決多種原因造成的貧困難題。而中國的減貧舉措是,以需求為導向,推動綜合性扶貧思路和精準性扶貧方法的緊密結合,從而實現扶貧資源的有效供給與扶貧對象的實際需求有機銜接,綜合性地消除致貧因素,整體性地幫助貧困人口擺脫貧困。二是精準性。中國脫貧攻堅以精準扶貧為基本方略,首先解決好貧困識別這一世界難題。把發揮政府主導作用和組織動員群眾參與結合起來,以確保貧困識別的科學性和真實性為目標,逐步形成自上而下(指標規模控制、分級負責、逐級分解)與自下而上(村民民主評議)有機結合的精準識別機制。實踐證明,這套精準識別機制有效地解決了貧困瞄準問題。

4. 中國特色減貧道路豐富發展了國際反貧困理論。中國特色減貧道路充分發揮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政治優勢和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以脫貧攻堅統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集中力量,精準施策,綜合性幫扶貧困人口脫貧,促進貧困地區發展,實現貧困人口脫貧與區域整體發展互動,具有反西方“涓滴理論”的含義,對其中蘊含的做法進行學理性分析,無疑將促進反貧困理論的拓展。中國特色減貧道路始終堅持開發式扶貧,把扶貧同扶志扶智有機結合,通過“智”“志”雙扶,激發脫貧主體內生動力。以精準扶貧方略為核心,建立了做到“六個精準”、實施“五個一批”、解決“四個問題”的工作機制,在實踐中形成了多種精準扶貧、精準脫貧路徑模式,從多個層面拓展了中國農村反貧困理論,這些具有很強的針對性、政策性和實踐性的扶貧脫貧方法,對于推動國際貧困治理理論的創新,具有重要參考價值。

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前進方向與發展趨勢

2020年是中國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收官之年。但是,從發達國家發展實踐和中國減貧的歷史和現實看,實現2020年脫貧攻堅目標,并不意味著中國貧困問題的終結,因為解決的僅僅是絕對貧困,相對貧困現象將長期存在。也就是說,脫貧攻堅任務完成后,中國減貧工作將進入由消除絕對貧困轉向緩解相對貧困的新階段,中國特色減貧道路將繼續在解決中國相對貧困的進程中不斷豐富和發展。

(一)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的前進方向

習近平總書記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的重要論述,為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發展指明了前進方向。

1. 設立脫貧攻堅過渡期。設立脫貧攻堅過渡期的目的就是鞏固脫貧成果,確保不出現大規模返貧。一是保持現有幫扶政策總體穩定,特別是要繼續發揮相關的政策扶持、幫扶力量、資金支持等作用,嚴格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摘帽不摘責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幫扶、摘帽不摘監管等“四個不摘”的重要指示。二是建立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機制。對脫貧不穩定戶、邊緣易致貧戶以及因疫情或其他原因收入驟減或支出驟增戶加強監測,提前采取針對性的幫扶措施,降低這些人群的脆弱性,避免返貧。

2. 推動減貧戰略和工作體系平穩轉型。一是要凝聚共識。脫貧攻堅只是消除了中國幾千年來的絕對貧困問題,要實現更高水平的小康,實現共同富裕,仍需要為之不懈的奮斗。二是將減貧工作統籌納入鄉村振興戰略。鄉村振興戰略是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七項國家發展戰略之一,是社會主義現代化進程中三農工作的總抓手。將減貧工作納入鄉村振興戰略,有利于鞏固和提升全面脫貧成果,有利于通過鄉村產業振興、人才振興、文化振興、生態振興、組織振興全面激發農民增收致富的內生動力,有利于建立穩定減貧的長效機制。三是建立長短結合、標本兼治的體制機制。要立足當前,面向長遠,與緩解相對貧困的長期性相適應,久久為功。既要治標,更要治本,與緩解相對貧困的艱巨性復雜性相適應,標本兼治。推動法制化減貧,不斷推進國家減貧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3. 促進逐步實現共同富裕。2020年后中國減貧工作的主要內容是緩解相對貧困,根本目標是實現由“被動扶”到“主動興”的轉變,全面激發農民的內生動力。只有內生動力的形成,才有穩定脫貧的實現。主要方法和途徑一是實施精準幫扶。二是有條件的地方,可以結合實際開展解決相對貧困問題的試點試驗,為面上積累經驗。 

(二)中國特色減貧發展道路的發展趨勢

1. 未來中國特色減貧道路將進一步充分體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顯著優勢。這些制度優勢在脫貧攻堅中的做法經驗主要是:堅持黨的領導,堅持實事求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精準扶貧方略,堅持構建大扶貧格局,堅持激發脫貧內生動力,堅持較真碰硬考核評估。

2. 未來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發展將更加體現減貧與發展的融合。集中體現在:推動全面脫貧與鄉村振興的有效銜接,通過鄉村產業振興、人才振興、文化振興、生態振興、組織振興與脫貧攻堅相互促進,通過觀念、規劃、體制機制和政策的有效銜接,全面激發欠發達地區和低收入人口發展的內生動力,防止返貧現象和新增貧困人口,持續縮小區域和全體發展差距,逐步實現共同富裕。

3. 未來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發展將呈現階段性特征,不同戰略階段完成不同戰略目標。未來十年,中國特色減貧道路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十四五”規劃時期為第一階段,主要目標是:前三年(2012-2023年)脫貧攻堅成果得到鞏固和提升,返貧現象和新增貧困人口得到有效防止。后兩年(2024-2025年)減貧戰略和工作體系與鄉村振興戰略有機銜接,中國特色解決相對貧困的體制機制逐步完善。低收入人口收入增速持續高于全國平均水平,社會保障體系進一步完善,城鄉、區域、 全體發展差距進一步縮小,相對貧困明顯緩解。“十五五”時期為第二階段。減貧戰略、政策框架與鄉村振興戰略深度融合,形成制度化、常態化的穩定減貧長效機制,農民持續穩定增收,城鄉收入差距持續縮小,基層組織得到新加強。

4. 未來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發展以相對貧困治理為目標,戰略路徑更加豐富。至少包括但不限于以下方面:堅持共享式縣域發展治理模式,堅持共享式鄉村振興模式,堅持精準幫扶方略,堅持開發式扶貧與保障式扶貧融合,堅持與發展水平相當的資金投入,堅持廣泛動員全社會參與,堅持提升區域和群體的脫貧內生動力,堅持推進國家貧困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5. 未來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發展要以國家貧困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為目標,構建更加完善的戰略制度體系。一是堅持和完善黨的領導。主要是發揮中國共產黨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和制度優勢,層層落實責任。二是切實提高各級黨組織和政府的執政能力。健全工作機制,開展有效培訓,提升貧困治理能力。三是加強專業機構能力建設。保持扶貧機構穩定,把駐村幫扶納入扶貧機構管理,加強各級扶貧人員的能力建設。發揮社會工作在減貧中的作用。四是完善政策影響評估體系。通過科學、全面評估,促進政策完善,提供政策精準性和有效性。

6. 未來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發展需要進行戰略推進。從戰略對策看,主要包括:一是在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著力提升相對貧困治理能力。二是產業發展政策可以向欠發達地區進行傾斜,為區域間協調發展奠定基礎。三是著力轉變各級扶貧領導干部的貧困治理理念,切實提高廣大干部群眾的精準扶貧能力。四是堅持問題、目標、結果導向,深化改革創新,健全完善相關體制機制,提高貧困治理效能。

7. 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發展需要處理好五大戰略關系。一是區域與群體的關系。既要堅持精準扶持到村到戶到人,又要支持欠發達地區加快發展,為穩定脫貧提供支撐。二是城市和鄉村的關系。由于相對貧困的流動性更加凸顯,統籌推進農村和城市貧困綜合治理一體化的必然性更加突出,客觀上需要政府、企業、社會各方資源的整合,解決好流動人口的相對貧困治理問題。三是政府、市場和社會的關系。要發揮政府主導作用和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建立與生產力發展水平相適應的良性互動機制,構建全方位、立體式的社會參與相對貧困治理機制。四是全局和局部的關系。欠發達地區和相對貧困群體是國家發展全局的一個部分,治理相對貧困必然需要把相對貧困治理擺在治國理政的適當位置,把相對貧困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建設納入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建設的組成部分。緩解相對貧困,必須在國家現代化發展框架下,把減貧戰略納入鄉村振興戰略框架。五是國內和國際的關系。中國減貧是全球減貧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扶貧特別是脫貧攻堅為全球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中國要發揮扶貧這一重要的軟實力的作用,就要立足國內,面向國際,總結經驗,講好中國脫貧故事,把中國減貧放在全球減貧發展中來謀劃、來推動。(作者為國務院扶貧辦中國扶貧發展中心主任,國務院扶貧辦-北京大學貧困治理研究中心聯合主任、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黃承偉)

 

相關文章
手机版西游争霸老虎机 福彩30选5开奖号码 复式连肖连码图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规律 北京11选五开奖详情 南国七星彩论坛七星彩 五分彩怎么稳赚不亏 内蒙快3预测今号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 体彩排列五开奖走势图 大发快三平台官方网站 股票软件行情榜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微信股票怎么玩 2019上证指数最高点